中医学家范维乾先生大话中医学的中国梦


来源: 韩国新华网   时间:2020-07-31 16:36:54





  ——暨“新黄帝医学”说血小版

  前言:1988年以来,古老的《黄帝内经》涅槃重生,古树新花,以其人体社会科学、人体互联网和黄帝总纲等“中国当代重大创新理论”,推倒了从建国以来强加给中医学的不先进不科学、中西医不能结合的不实之词,推倒了东西方两套医学理论体系之间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藩篱”。“新黄帝医学”石破天惊、横空出世了!人体生命研究和医学的大突破大提升大腾飞的新纪元到来了!

  今天,为中华民族健康做出巨大贡献的中医学,与现代科学之血糖、血脂、血压、动脉硬化、ATP、细胞与蛋白质等人体微观问题狭路相逢,竟然面红耳赤,张口结舌,分子细胞如同难以逾越的大山!于是,质疑中医科学性,反对甚至取缔中医的浪潮蜂拥而至,中国科学界、医学界、中医学界的大师权威们哑口无言,目瞪口呆,不能回答中医学的科学性,不能有力回击愈演愈烈的“废医存药”,本来就因为西学东渐而萎缩而退居养生保健第二线的从叶天士以后就停步不前、节节败退的中医学更是雪上加霜,岌岌可危!

  值此中医存亡的危难时刻,传承钱学森“用中医来化西医”(1)的“新黄帝医学”创新理论横空出世,石破天惊!被学术界称为“中国当代重大创新理论成果”(2),有评价说:“该成果在学术界引起广泛关注……有很强的理论性、科学性和专业指导性”(3)。2015年以来,在《中国梦·中医卷》、《汇聚正能量 共谱新篇章》、《一带一路 健康使者》、《今日中国(两会特刊中国力量2016年3月)》等书刊中,“新黄帝医学”闪亮登台(4--6)!北京新闻、中国医药、中华网、欧洲新闻、财富澳洲、韩国侨网、泰亚新闻等网站予以发布(7--9)!一个东西方医学“强强结合 优势互补”,用新理论、新思维、新视角、新方法研究人体生命和医学的新时代到来了,必将引发一场人类医学与生命研究的巨大变革!

  然而,“新黄帝医学”从1988年出山以来,被封杀排斥在中国科学、中国医学及中医学殿堂的大门外,任其在民间自生自灭!西学东渐以来,孳生了一个打着中医现代化旗号的用西方医学的模式改造、封杀、贱踏、消灭中医学的“西化派”,在多年的经营下渐渐坐大为“既得利益集团”,他们肆无忌惮地篡改黄帝传下来的中医学理论,大搞“实验中医”和“西化一言堂”,将国家“中西医结合创造我国新医药学”的巨大课题予以消灭,隐瞒中医学已经被消灭,只有民间在坚持传统中医学的真相,他们无视科学无视真理,无视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10--11)!他们在高唱“中国梦”之歌中,继续坚持错误的中医西化,封杀与消灭“新黄帝医学”。

  为了证明钱学森之“用中医来化西医”,笔者从自己的养老金里扣钱出来,推出了《中医说微观系列》,用“新黄帝医学”理论说钠泵、说肾素、说氨毒、说补体(12-17),今天又要说说极其复杂的血小板。

  1、用中医来化西医

  建国初,为了破解中医学的科学性使之现代化,国家提出了“中西医结合、创造我国新医药学”的世纪巨大课题,要求中西医“两条腿都健康”(18)。但是,惟西方是科学、惟微观是科学、惟实验是科学的“西化派”,先入为主、主观臆测,视中医不先进不科学,否定了中医学宏观涵盖微观、系统包容局部的优势和思辨式论述的研究方法,剥夺了中医学关于“结合”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发言权,营造了清一色的“西化一言堂”,控制了中医学术阵地,大搞“实验中医”而不得其门而入,变“两条腿”为“单腿跳”,用“中西医两法并用”冒名顶替“中西医结合”,掩盖中西医结合被消灭的真相,用“有药无医”的中药开发冒名顶替中医药现代化,此时,他们口中高唱着“与时俱进、中国梦”之歌!(10--11)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1988年,在举世“用西医来化中医”的“世纪枷锁”中,钱学森说:“用人体科学这个观点,来吸取所有西医的这些成果,不是从前的所谓中西医结合,用西医来化中医,我认为 那是错误的,而是反过来,用中医来化西医,把西医的结果全部拿过来,吸取到人体科学里来”(1)。可是,中医学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执迷不悟,一意孤行,俨然是举国实现“中国梦”的“世外桃源”!

  中医说“脾主运化”。一是说所有的生命现象都处于“运动变化”中;二是指营养物质之消化吸收、血脉运输,以及在细胞内运化,生产出了元气(生命原动力)ATP;三是蛋白质和细胞的制造即人体建筑业,从系统科学看,它们都是人体的“生产力巨系统”,中医学称为“脾主运化”,如同大地承载万物,土壤孕育众生,这是人体生命之根本,故以脾土、脾为后天之本称之。在西医学里,以上所述是不相联系的“一盘散沙”,而事实上人体之分子细胞是互相协作互相配合互相联系的群体或“集团”,是“心往一处想,力向一处合”的巨系统。“脾主运化”就是这样的巨系统,中医学称为“藏象”。中医学之“心肝脾肺肾”都是藏象巨系统。微观升华宏观,宏观涵盖微观,藏象巨系统涵盖分子细胞。故钱学森说:“人体科学的方向是中医,不是西医,西医也要走到中医的道路上来”(1)。人类医学与人体生命科学呼唤系统科学时代!

  从胃肠道的消化吸收、血脉运输、细胞内的三羧酸循环、蛋白质和细胞的制造等,到产生了“脾主运化”,西医走向了中医,微观升华出了宏观,如同沙子水泥钢筋组成了大厦,人群组成了军队、公司,生米做成了熟饭,发生了量变到质变的变化。但是,西化派不懂这些道理,他们说“脾位于腹中,在膈之下,与胃相邻”(19),借用农业嫁接术,将巨系统嫁接给了实体的解剖学脏器,又让这个实体的脏器去干“脾主运化主统血主升举内脏”(19)等巨系统的工作,请问,“在膈之下,与胃相邻”的“脾”在“胃”的前后左右什么具体位置?这些篡改中医、制造伪中医的“中医权威们”有着吓人的头衔:“全国中医药行业高等教育十二五规划教材(第九版)专家指导委员会”,囊括了中科院院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及各中医药大学、中国中医科学院、国医大师等机构(19)。他们队伍庞大,有权有势有钱有人,决策中医指挥中医规划中医,在高唱“中国梦”中专干改造中医即消灭中医的逆天之事。但是,所有热爱中华的炎黄子孙与民间中医不买他们的账,仍在坚持传统中医,使之一息尚存,龙脉不绝!

  中医学看血液循环、骨髓造血、肝细胞工作、脑细胞的记忆思维、白细胞抗邪等等,无不是“人体一盘棋”的脾主运化。故脑力衰退之健忘失眠、心脏虚弱之心律不齐、贫血及爱感冒等等,皆是脾巨系统之病而用健脾益气法“异病同治”。细胞内线粒体的氧化被脾主运化拿来后,就“登录上网”了,就和雾霾天气、暑湿天气以及西医之酸中毒的“湿”联系一体了,在外呼吸吸氧障碍时、酸中毒时,线粒体必然“阴盛阳虚、湿困脾土”。此时的脾巨系统如同一个大网络,召唤分子细胞脱身“基层”,飞上人体互联网,出现了中西医 “强强结合,优势互补”的大飞跃、大提升的新局面!西医学之静脉点滴ATP加葡萄糖以及补充维生素等就属于“健脾益气”,纠正酸中毒就属于“燥湿” ……。

  《黄帝内经》说:“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阴性的食物,被人体阳气渐次分解,大分子变为为小分子,释放出了能量,这是“脾气升清”。而运化中产生的废物被消除或排出,这是“胃府降浊”。自然界的“云升雨降”变成了人体的“脾升与胃降”。用具有“上下内外”定位作用的人体方位学去看脾气升清、血糖血脂血压的升高、肾小管的再吸收、肠道之吸收、组织液回归静脉系容量血管、蛋白质、脂质与糖元的分解、下肢水液向上流动、细胞与组织的增长、细胞和蛋白质的制造及安装到位、头脑供血、能量做功、血液凝固、蛋白质和细胞之生命原动力的努力表达及其所携带信息的释放与传递、细胞与蛋白质“朝气蓬勃、天天向上”的生命态、钠泵升钠等等,此皆“地气上为云”之“脾气上升、肝主升”生命态!那些升高血糖的激素就属于肝脾上升,升之不及为气虚,升之太过则“为火为热”。如高血糖以及细胞繁殖生长失去控制之肿瘤,抗体补体蛋白质过激反应等等都属于病理性的肝火。并且在说“升与火”时,潜台词是“降与水”巨系统的不足,黄帝们嘴里貌似土气十足的“升降水火”竟然是从战略层面的高度讨论人体的高级科学!此前,眼看着分子细胞活蹦乱跳,因为理论跟不上,中医人士干着急没辙。现在,用“肝火、升降”等互联网理论轻轻一抓,高血糖等就乖乖地上了人体互联网,“肝火”的谜底昭然若揭!比如,一左关脉虚弦者皮肤瘙痒,这是补体、抗体及神经元过激之肝火,用生地女贞子白芍鳖甲等滋水涵木治疗之。蛋白质和细胞谓之肾精,肾藏精的“藏”或稳定性谓之肾阴,若肾精过激即稳定性失控则成肝火、肝风,加强稳定性谓之滋补肾阴,如同关闭肝火肝风的闸门,谓之涵木。诸位看官,这是中国党政建国初就魂牵梦绕而今天才得以梦想成真的中西医有机结合的亦中亦西又非中非西的新医学!

  高塔有重心,大伞有撑杆,人能顶天立地有“中气”,“肝主升”又称中气,其位在东,其季为春,其气勃发。临床的确有左脉细弱、心悸乏力气短头晕失眠纳差、尿清长、血糖低、下肢下午水肿、怠惰思卧,容易感冒,咳嗽难愈,大便溏等“中气下陷证”,用补中益气汤类治疗。本文之胃府、中气、肝主升等等,是从分子细胞微观层次中提升出来的属于人体宏观理论的藏象巨系统。中医前辈们不知道分子细胞,但他们创造的藏象却是分子细胞的“统帅”,他们用藏象理论开出的方药,就能调动分子细胞,使之乖乖地“升降补泻”,使疾病得以治愈。至此,中医为什么能治病及它是什么科学的“世纪巨大课题”终于一槌定音,一鸣惊人!

  人体是生命社会,其微观层次的研究方法是实验法;其宏观层次的研究方法是思辨式论述;西医学研究微观层次,是人体社会科学的低级阶段,中医学研究宏观层次,是人体社会科学的高级阶段;西医升华为中医,中医“拿来”西医(20--24)。但有喝了洋墨水而聪明过头的人,不懂人体有宏观层次,无视思辨式论述的科学性,他们要“实验中医”。你能实验三羧酸循环,但不能实验从三羧酸循环中提升出来的“脾气升清”,因为“脾与升”是巨系统,局部分析的实验法鞭长莫及。而且“升清”属于中华文化之“天地阴阳、升清降浊”,如肝主升肺主降等等互联网理论,绝非实验室能实验。实验法是西医学研究人体的法宝,但用于研究中医学就用错了对象而适得其反了。这无异于让鱼儿产奶,让老虎吃草,违背自然规律必然要失败,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

  科学来不得虚假。但没有科学性和可行性的“实验中医”被西化派空口白牙炒作成了天经地义的科学,用不停地实验制造假象,用西化一言堂控制舆论,借中医学的神秘性掩护自己,营造了“吃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安乐窝,从建国以来养得白白胖胖、道貌岸然、树大根深,老子天下第一!普天之下谁敢说半个不字?你钱学森敢说又能怎样?你“中国梦”说到天上掉到山上能奈我何?我只要“实验中医”轰轰烈烈,中医学赖以为生的传统的思辨式论述的研究方法就被打入冷宫,中医学被封口缚手,成为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乖乖地为安乐窝做贡献!原来西化派实验中医是假,封杀中医和吃喝中医是真,他不是中医也不是西医,而是一个与“中国梦”“顶风作案”,严重阻滞中医现代化以及人类医学大腾飞的伪科学(7)!是中国科学界的畸胎怪瘤!西化派在《973计划》中说传统的研究方法“不能与现代自然科学沟通”,现代的研究方法“可以对其科学内涵作出解释,能与现代自然科学沟通”(24)。自欺欺人,毫不脸红,连初学中医的学生都知道葡萄糖就是中医之“水谷精微”,蛋白质就是中医学的“精”,但是你们就是不让它们沟通与“中西医结合”,因为中西医永远不能沟通,你们才能成为永远骗取国家研究经费的权威。中医和西医都是人体自然科学,本来就是宏观与微观相统一的好兄弟,所谓“三支力量并存”与“中西医结合学派”的提法以及用实验室方法搞中医药现代化都是为西化派张目的“世纪弥天大谎言”!今日中医学界是否敢于拆穿这个谎言,是其真假中医的分水岭!

  清代医学家黄元御创造性的发展了《黄帝内经》的藏象理论,将之高度概括为“阳降与阴升”或“左升与右降”两大巨系统。心肺胃是“右降”系统,即“天气下为雨”和“心部于表”;肾肝脾是“左升”系统,即“地气上为云”和“肾治于里”。黄氏此说源自易经八卦的两分法,这是系统科学的最高境界,电脑是两分法,人体是按照易经两分法运行的生物计算机,只有抓住两分法,才能纲举则目张,登高则望远,才能将分子细胞“拿到”巨系统中去,奠定了中医学从“肉眼中医时代”走向“显微中医时代”、从虚玄的宏观理论走向看得见、摸得着、听得懂的现代科学的理论基础,同时也开拓了西医学的系统科学时代,是人体生命研究的大革命、大飞跃、大翻身、大提升、大变脸,为此,笔者称黄氏左升右降理论为人体生命研究的《黄帝总纲》(25),《黄帝总纲》是活学活用易经两分法而塑造“人体生物电脑”的尖端科学!《黄帝总纲》暗扣着一个心离肾坎脾坤胃乾、肝左升肺右降的太极八卦图。不管西化派不要祖宗、闭口不提黄氏成就,恣意贱踏中医学,变中医学为“自留地和私家菜”,那些所谓的国家级与环球级的中医刊物,其绝技是封杀《黄帝总纲》和铁杆西化。是真理谁也挡不住,人文初祖的《黄帝总纲》轰然破土、屹立东方,凡人体研究者必须遵循,比如,动脉血通过微循环灌溉细胞群,动脉血布达四肢远端以及排尿排粪发汗等是心肺胃的右降,是“天气下为雨”,是心阳普照大地,是肝气之疏泄条达由里达表……。

  《黄帝内经》说:“心部于表,肾治于里”,这是两分法看人体的《总纲》,核心是“一与二”,即一而二和二而一的对立统一,即心与肾的对立统一。属于“肺胃卫气”的免疫系统由里达表;微循环对组织、心脏、大脑的供血,向外环境排出运化废物,大脑对外环境的应答比如求食奔走眼视手动,此皆属于“心部于表”或“天气下为雨”。尿毒症是“心部于表”障碍而心火上炎、毒火攻心。血糖血脂血氨基酸的合成运化是心火下降或天气下为雨而变成了肾精。当高血脂堆积为血管粥样硬化,这是“痰湿中阻,肺胃失降”,则“心部于表”或“天气下为雨”障碍。所谓“痰”,指蛋白质和细胞的“病理性三变”(变性变形变态),“湿”指运化底物的堆积和酸中毒。所以,高血脂高血糖、肿瘤、蛋白质过激行为、皮肤肥厚发痒、子宫肌瘤等等几乎“无病不痰”,有直接治痰和间接治痰两法,如滋阴降火、健脾皆间接治痰。《黄帝内经》说:“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阳从左阴从右”,黄氏将之演绎为心降肾升的《黄帝总纲》,塑造了只用“万物之纲纪”的《黄帝总纲》说人体的“黄帝医学”。只要是人体生命研究,只要是争奇斗艳的分子细胞领域,在21世纪,均归《黄帝总纲》之两分法所领导!

  2、营卫之说

  《黄帝内经》说:“器者生化之宇”。葡萄、细胞都是一层“皮”受纳着水液的“器”,笔者称“皮”为“皮膜”。细胞之溶酶体、线粒体等“细胞器”皆属于皮膜。《黄帝内经》说:“营在脉中,卫在脉外”,这是在说血脉。而笔者则将之引入细胞,胞浆属于营分,皮膜属于卫分;胞浆在里,皮膜在表;肝主营分主里,肺主卫分主表。

  葡萄糖在“营分”的细胞浆,进行无氧运化,生成的丙酮酸,要进入“卫分”皮膜的线粒体。《黄帝内经》说:“天气通于肺”,“阳气者若天与日”,肺是人体最外层的卫分及“表”,肺合皮膜,肺吸入了极为阳热的天气,藏于线粒体内,对进入线粒体的丙酮酸进行“气化”作用,使之完全气化为“元气ATP”。故丙酮酸进入线粒体是从无氧到有氧从营分到卫分的由里到表的“脾气散精,上归于肺”。这是说《黄帝内经》已经知道葡萄糖在细胞内的氧化,也就是现代科学所说的糖的酵解和三羧酸循环及电子传递系统,将外呼吸、内呼吸、氧化及生成元气ATP统统归纳为肺主气主氧化(气化)。而且,后世中医学只说脾主运化是片面的,应该是脾肺共主运化。肺主氧化,是人体对非己物质的肃清,与免疫功能、排尿排粪、肝细胞解毒等等方面共同组成了“肺主肃降肃杀肃清肺主表”巨系统,其气为凉,其季为秋。肺主氧化乃极其阳热之气,又称为“肺胃阳明”或肺胃之热。黄元御说:“肺金即心火之清降者也”,肺胃氧化之火属于心火之右降(内经说阳明者表也,张景岳说胃属三阳故主天气),或者说,心肺胃共主阳明,主肃杀肃清。故免疫系统肃清肃杀衰老死亡之细胞,细胞内的氧化作用等,是内环境的“清道夫”,但肃杀太过则损伤自身细胞及皮膜,如自由基肃杀皮膜促进老化则是病理性的心肺胃之热、阳明之热。张景岳说:“天地之道惟此阴阳,阴阳之变惟此消长,故一来则一往,一升则一降,造化之机正互藏为用者也”。为防氧化肃杀太过,则有肾肺胃之“阴”控制之,比如线粒体皮膜对氧化的自防功能,这是现代控制论范畴。临床知柏地黄之类助其阴,石膏则直灭阳明之火,侯其脉则右手寸关滑数,心肺胃火盛也。若右脉弦紧是右降阻滞也,如心梗脑梗时。肝气本是万物勃发向上之中气,太过则成肝火,其不足太过皆左手脉侯之,如左手虚弱才敢用人参。心肺胃主卫分而右降则“天气下为雨”,肾肝脾主营分而左升则“地气上为云”。此“阴阳相错”、天地交互、心肾相交之道也。将人体“右降”看成一个管道,包括排尿排粪呼出浊气、排胎儿月经、排管腔液体(如眼液脑脊液)、动脉血在心脏及血管中的运行、白细胞排出残渣废物、胆管系统的排出、腺体的外分泌等等,此皆心肺胃右降通道也。

  叶天士说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黄帝内经》说“形寒寒饮则伤肺”,笔者称,六淫外受,首犯皮膜,肺胃应之。凡外邪侵犯人体,皮膜是第一屏障,乃肺胃之所辖,肺胃主卫气,必先出而迎敌,正邪交争于卫分。皮肤粘膜、血小板、血管壁、子宫内壁、白细胞、抗体补体、细胞生物膜、血脑屏障、呼吸、胃肠、泌尿、大脑皮层等皆属于肺卫分及皮膜。泌尿系感染之初宫腔感染之初及菌血症之恶寒发热,皆卫分表证。

  3、胃府的受纳腐熟

  《黄帝内经》说:“六府者,所以化水谷而行津液者也”,“胃者六府之海”,“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张景岳说:“精之为物,重浊有质,形体因之而成也”,又说:“胃为府者,犹府库之府,府之为言聚也,以胃本属土,为万物所归”。蛋白质和细胞是“建筑材料”,谓之肾精。肾精是“守而不走的安居工程”,如同银行粮仓之储物,谓之“肾藏精”。有“藏”就有“放”,货币要进入流通领域,肾精要变化为肺津才能进入流通空间即“胃府”,“精升为津”,肾精蛋白质分解为氨基酸和多肽,变成了肺津。胃府是肺津“走而不守、南来北往的市场”,故《黄帝内经》称“胃为之市”。肺津指氨基酸、脂肪酸、葡萄糖、维生素、金属离子、微量元素等等流通的活泼的随时变化的一个群体,黄帝们谓之“胃府行津液”或肺胃主一身之津液。黄帝们认为生命物质有储藏与流通两个状态,前者称为脏、藏、肾藏精,后者称为胃府、肺藏津。再看客观世界诸多物质都有收藏与流通两个状态,钱在口袋是收藏,钱在购物是流通;鸟卧在巢是收藏,鸟飞天空是流通……。黄帝们用以演绎人体生命,非常睿智,非常科学!西医学讲生命物质的结构,黄帝医学则不看结构,只看生命物质在瞬间的存在状态,谓之生命态,尤其是分子细胞成群时相互联系的群体生命态或生命态系统,中医学建立在“群体生命态”的基础上。中医时时刻刻都在讲物质结构,没有物质结构,哪来的生命态?

  胃府的基本功能是“受纳腐熟与通降”。所谓腐熟,指被胃府受纳的底物由“生”变“熟”、由甲变乙、由异变己的过程。使之“腐熟”变化的是皮膜产生的化学力和机械力,如酶的催化作用和管道的蠕动。吞噬细胞将病菌吞噬并消化是受纳腐熟,子宫将受精卵“受纳腐熟”为胎儿,细胞将葡萄糖受纳腐熟为元气,大脑将精血腐熟为元神。所谓通降,指受纳腐熟的顺利进行以及受纳底物在胃府中由此到彼的移动。受纳腐熟的顺利进行谓之胃府通降,发生阻滞时谓之胃气(胃府)失降。比如,血液循环不畅属于瘀阻,也是胃府失降。血脂偏高,血瘀血热,冠脉梗阻卵巢囊肿等,更是痰湿中阻、受纳超容而胃府失降……。凡生命活动无不是受纳腐熟。

  人体生命物质必然占有空间,这是非常重要的生命态,有空间才有生命,其理论是“胃府或胃主受纳通降”。颅内高压、高血容量、子宫初孕会出现恶心呕吐,是因为受纳太过而“胃府失降”。在日常生活中,离不开东南西北、表里内外、上下左右等等“方位学”。中医学的“升降”,就是人体方位学, 你不能不说,中医学太高明了!《黄帝内经》创造的胃府巨系统理论,已经被西化派消灭了,代之以解剖学的脏器胃。

  4、精动为血

  道光年间有托名文昌帝君者著《医方辨难大成》说:“盖精者血之变也,精即天一之水,藏则为精,行则为血”。精静血动,精藏血行,一物两态而已,笔者称“精动为血”。肾精蛋白质和细胞有“原地踏步”与“位置移动”两种动态。张景岳说:“精化为气,谓元气由精而化也”,蛋白质和细胞的生命原动力谓之元气,其元气之释放或表达谓之精化为气,西学则称为激活,并发生了结构的变化,谓之变构,这是“原地踏步”之“动”。激活前谓之精,激活后谓之血。前述皮肤瘙痒之肝火肝风,表明了肾精“静如处女动如脱兔”的特点,过激失控则生风,风性善变而疾行。因此,蛋白质和细胞的“动态”谓之血,当然包括狭义的血液。今天的伪中医已经将中医学的藏象巨系统的“血”改造成西医学的脏器血液,大谈什么活血化瘀,这哪里还是黄帝传下来的中医学?

  5、血小板在胃府

  当细胞成“群”时,其“细胞膜表面”就成为一个广袤的“行津液”和“受纳腐熟通降”的舞台,称“肺胃合皮膜,主表主受纳腐熟主通降主津液”。如同蒸笼蒸馒头,蒸笼和火力是“肺胃”,面粉变成馒头是脾主运化,这是同一过程的两个生命态,两者如影随形,故《黄帝内经》说:“脾与胃以膜相连耳”。吴达说:“水火之上下交济者,升则赖脾气之左旋,降则赖胃土之右转也”,脾胃虽是同一过程的两个侧面,但归属于“升与降”两个不同的巨系统。由此可知,人体系统科学是怎样“炼”成的。

  胃肠道、泌尿道(包括肾小管)、呼吸道、宫腔、血脉等是人体重要的“五个管腔”,还有皮膜、脑脊液和眼房水的循环管道、胸腹腔关节腔、脑室腔等等,此皆津液流通流动变化交换之空间场所,乃人体的“大道通衢”,皆属于胃府。胃之所在即脾之所在。故百病从脾胃论治,原来如此!

  血小板是细胞,平时在胃府“云游四海”,一旦得知血管内膜破损信号,立马到达“事故现场”,“精动为血、血动化气”,释放命门元气,引发凝血。还释放“险情信息”,召唤众多血小板“扎堆抱团”,阻塞小血管管腔,谓之血小板凝聚反应。血小板属于肾精,精动为血而释放属于肺津的凝血因子,加上其他凝血因子,以血小板之皮膜为平台,以“胃主受纳腐熟通降”的形式,互相激活,发生反应。血小板释放的致密颗粒,含ADP、ATP、儿茶酚胺、钙离子等。释放的非致密颗粒或α颗粒,内含多种凝聚性物质,如血小板第4 因子、各种溶酶体水解酶等,皆属于肾精与肺津,皆是命门元气的载体。

  当血小板皮膜上的受体受纳了胶原后就被激活了。肺津ADP“津升化气”而释放原动力,使血小板精动为血、血动化气,由正常时的盘状变成了球形,并伸出了伪足。在此“精动为血”中,血小板的微管系统释放肺津钙离子,激活ATP酶,激活称为血栓紧缩素的收缩蛋白,使之变构而发生收缩。血小板及其收缩蛋白、微管、ATP酶、ADP等属于肾精与肺津(元气载体),释放其命门元气而发生“精动为血”等变化。血小板之凝聚与释放反应,离不开皮膜,以皮膜为反应的平台,所以属于卫分和气分。细胞之微管属于肺胃之皮膜,“胃主四肢”即胃主运动,微管之运动功能属于胃主运动。

  在血小板之卫分皮膜的凝聚反应中,释放出了属于强力“肝主升收”之气的花生烯酸,加速血小板凝聚。在血小板的凝聚中,钙离子这个“津”非常重要,它是凝血因子与血小板表面接触亲和的“桥梁”,起着血小板凝聚反应的始动作用。在心肌细胞的收缩中,钙离子也是始动收缩的肝主收升之气。当细胞层次出现钙离子释放时,即钙离子由静止态变成活化态、由卫分进入营分之左升状态时,表示收缩开始了。同时,还存在着与之相反的“肺胃宣降”系统,制止升收,扩张血管与肌肉。二者是一对左升与右降的矛盾统一体。钙离子、花生烯酸及其衍生物在生理范围谓之“肝气”,病理范围属于“肝风内动”。

  6、气分到营分

  皮肤和呼吸道感染、血行性感染、子宫与泌尿系的上行性感染,病菌从血管壁、宫腔壁等途径侵入,肺胃卫气迎而抗敌,恶寒发热头痛脉浮,抗体、补体及白细胞们进入“预警状态”,这是病邪侵入皮膜之“卫分表证”。

  血小板在卫分和气分之凝聚与释放,是为了激活无活性的凝血酶原,使之变成凝血酶再从血小板“皮膜”上脱落到血液中,启动了凝血之营分阶段。血液里有称为纤维蛋白原者,一旦与凝血酶相遇而受纳,就“精动为血”而活化,纤维蛋白原在凝血酶的“腐熟”下,由液相或溶胶状变成了凝胶状的纤维蛋白多聚体,生成了凝血块,即进入了血分。

  血液凝固的本质是溶胶状的纤维蛋白原变成凝胶状的纤维蛋白。总体效应属于肝脾升收之藏血。人体还有另外一个肺胃宣降之释血系统,与肝脾藏血形成一对矛盾统一体。肺胃释血则活血化瘀,防止、制止、解除血液之凝固过程。以前只说活血化瘀,现在则归纳为肺胃释血的系统学概念。肺胃释血也是巨系统,如微循环动脉端释放血液和氧气以及血管扩张等等都是肺释血。中药桂枝由里向表温通血脉,即肺气释血心阳普降,可能与改善微血络灌注及扩张微小动脉及提升细胞内钾有关。当水湿浸淫,尿络与血络不利,细胞肿胀,脾土盼晴之际,在健脾利水中加桂枝通络,乃画龙点睛之笔。有畏桂枝“上火”者,哪知桂枝向下向外运行而降火。

  人体四气,升降宣收;肝脾主升收,肺胃主宣降。黄元御说:“肝木即肾水之温升者也”,血小板释放与凝聚属于肝脾主升收、肾阳之气、“地气上为云”巨系统。借血小板皮膜之平台,各种凝血因子互相激活而“煽风点火”,掀起“群众热潮”,西医学称此“煽风点火”为瀑布放大过程,在多分子多角度的交叉反应中,效应扩大增强,从而能够尽快止血。虽然凝血过程涉及了从卫分到营分的变化,但这只是局部小小伤口的反应,与整体在温病时邪入营分之神昏谵语不可同日共语。

  7、中医学的中国梦

  1988年以来,在钱学森“人体是一个巨系统”的引导下,人体社会科学、人体互联网、显微中医时代、黄帝总纲、皮膜胃府、精动为血、津精元气、细胞营卫、人体方位、痰湿中阻、升降宣收、肾阴肝火、阳明氧化、生命态等等“新黄帝医学”创新理论突破重围,横空出世,黄帝医学,光芒万丈,今非昔比,独领风骚!至此,黄帝医学的“中国梦理论”渐趋成熟,可谓东西方医学在分子细胞领域“相亲一家人”的“现代版的黄帝内经”,是《黄帝内经》及其中医学的涅槃重生、脱胎换骨、古树新花;可谓自黄帝以来的“肉眼中医时代”将要大步迈向“显微中医时代”以及西医学从“一盘散沙”走向系统科学时代的千古绝唱、重要文献和里程碑;可谓黄帝医学有史以来吸取西学,发动内功,壮大肌体,梳理历史,开拓未来,走向现代的自己解放自己的一次大革命大变身大突破大腾飞;以《黄帝总纲》为纲的黄帝医学,是源于传统中西医而高于中西医的人体宏观与微观相统一的新医学,是中国党政的梦想成真!可谓黄帝医学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做出的巨大贡献!

  虽然举国高举“中国梦”的大旗,但伪科学西化派位高权重、修炼成精,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不会承认“新黄帝医学”,不会停止“中医西化”,不会承认他们消灭了中医学,必得高层过问,以壮士断腕、刮骨疗疾的勇气,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呼吁正义之师、中华儿女同仇敌忾共襄壮举!

  参考文献

  1、钱学森等·论人体科学, 第一版, 人民军医出版社,1998,124,277

  2、范维乾·古树新花人体社会科学亮相登台·中国当代重大创新理论成果文选,2012

  3、范维乾·人体的互联网·科学发展铸辉煌 当代中国思想文库,2013

  4、王国强名誉主编·中国梦中医卷( M),第一版,中国文化出版社,2015年10月,66- - 73

  5、范维乾·披荆斩棘因无路大刀阔斧创新医,马红旗主编·一带一路健康使者( M),第一版,中医古籍出版社,2016,68

  6、范维乾·21世纪走向现代走向世界的中医学·今日中国杂志(两会特刊中国力量),2016年,3月,70页

  7、中国新闻·21世纪走向现代走向世界的中医学,中国健康网、大众健康网、中国医药网、民生健康网、北京新闻网、北京热线、健康播报网、医药卫生网、齐鲁热线、上海在线、北京信息港、中国企业新闻网、江西新闻网、安徽新闻网、深圳视窗、深圳之窗、中国教育品牌网、贵州新闻网、北京在线、浙江新闻网,2015年12月14日发布

  8、中国新闻·中医学家范维乾先生大话21世纪的中医学,中华网、泰亚新闻网等,2016年2月22日发布

  9、中国新闻·新黄帝医学创始人 中医学家范维乾先生访谈,欧洲新闻网、财富澳洲网、韩国新闻网、泰亚新闻网、北京视窗网,2016年4月22日发布

  10、范维乾·中医学被消灭的真相,中国文化信息协会编著·汇聚正能量共谱新篇章(M),第一版,中国言实出版社,2015,708- - - 714

  11、范维乾·论中西医结合(J)·中国医刊,201 3,48(5):3—7

  12、范维乾·中医说钠泵[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21上)∶134-135

  13、范维乾·中医说肾素[J]·中国医刊,2013,48(11):3-7

  14、范维乾·中医说氨毒[J]·健康大视野,2013,21(4):174-175

  15、范维乾·中医说补体[J]·中国保健营养,2013,23(02):954-955

  16、范维乾·中医说动脉粥样硬化[J]·中医临床研究,2010,2(15)∶77-78

  17、范维乾·中医说糖尿病酮症酸中毒[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22下)∶125-126

  18、车敏醮·再接再厉 把中医研究工作向前推进一步·中医杂志,1960,4:1

  19、孙广仁等·中医基础理论,第一版,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M),2012,107--109

  20、范维乾·论人体社会科学( 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杂志,2010,8(20下):153—155

  21、范维乾·论人体互联网(J)·中国医刊,2013,48(8):14

  22、范维乾·论显微中医时代 (J)·医药前沿,2011,1(17):1 32—1 35

  23、范维乾·中医学创新再创新的中国梦(J)·中国医刊,2014,49(8):1—6

  24、范维乾·21世纪人体生命科学的伟大复兴(J)·中国医刊,201 5,50(9):6—1 1

  25、李振吉·973计划中医理论专项实施情况介绍·第四届中医药发展论坛会刊,2010,6-8

  26、清·庆云阁·医学摘粹·天人解,第一版,上海科技出版社,1983,257,258,261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韩国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13804373525。

今日要闻

让监督如影随行——省纪委监委驻司法厅纪检监察组2020年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工作纪实 让监督如影随行——省纪委监委驻司法厅纪检监察组2020年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工作纪实

热点新闻

热点舆情



版权所有:韩国新华网备案号:苏ICP备180398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