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一涉黑厅官 查封涉案资产近二十六亿


来源: 东方法制网   时间:2022-07-11 19:42:18





以太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原总经理皮利伟为首的吉安市皮氏家族黑社会组织,在吉安市横行多年,一边拉拢腐蚀官员,一边残害百姓作恶多端,犯下了累累罪行。多年来被欺压、残害的被害人不断举报,作为其中之一的笔者,自2019年开始就分别以《是谁撑起保护伞?大型上市公司江西分公司总经理皮利伟严重涉黑竞逍遥法外》、《关于皮利伟黑势力家族对我发放G利贷等行为举报信》、《皮利伟兄弟黑社会行为及保护伞举报材料》等材料向多部门实名举报。

罪恶到头终有报,2020年6月5日江西省公安厅成立了“6.05”专案组。随后的半年时间里,专案组组织精兵强将以雷霆之势抓获涉案家族成员一百余人,查封资产近二十六亿。初战告捷后,省公安厅指定吉安市公安局继续侦查该涉黑家族的其他犯罪事实。笔者认为该指定或许是出于多种原因而为,但该指定至今看来绝对是轻视了黑恶残余势力的流毒及保护伞的淫威,给皮氏家族保护伞、关系网留了喘息的机会,为皮氏家族的犯罪行为提供了漏网的空间。皮氏涉黑家族本就是由吉安县发迹,慢慢扩充到整个吉安市的。长期以来,其通过高利转贷、开设宾馆、洗浴、按摩场所等方式攫取暴利,又以金钱、美色等拉拢腐蚀官员早已形成了以黑佑商、以官护黑的利益链条。该家族的其他事实交由吉安市公安侦办,正遂了皮氏家族的意愿和保护伞们的愿。

深知这一点的笔者一则期望旧冤昭雪、挽回损失,二则更痛恨为虎作弊、贪赃枉法之人逍遥法外的现象,于是2021年初笔者继续以《皮利伟兄弟黑社会行为及保护伞再次举报材料》、《扫黑除恶不能搞灯下黑 ——再次举报皮利伟涉黑团伙》、《吉安扫黑除恶为何黑恶势力仍然猖獗保护伞不除才是真实原因》等材料实名举报。人微言轻,笔者的举报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应,所有举报信、信访件均石沉大海。笔者因皮氏涉黑家族套路贷、强迫交易、虚假诉讼、抢劫、侵占等行为遭受的几千万损失追回无望,笔者指名道姓、提供线索的保护伞们也没有得到应有的查处。实际上,以指定吉安市公安办案为转折点,皮氏涉黑家族后续犯罪事实的侦查再无进展,大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趋势。现再次将皮氏家族强买强卖,强行霸占他人财产实例举报如下:

笔者在网上(天涯社区及道客巴巴等网站)查询到皮氏家族在13年前一宗命案花钱了事,吉水县黄桥白泥矿“117”买黑杀人惨案,打死村民伪造交通事故现场,当时江西二套新闻报道过此事件,第二天就成了一起交通事故.....2010年11月7号,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黄桥镇联辉白泥厂(后来改为“黄桥泥炭腐植酸生物科技公司”位于南陂村后山)老板皮冬根自2009年6月以来第三次纠集社会黑势力50 多人,携带刀棍威胁并蓄意殴打前来阻拦乱挖白泥矿的南陂村民,并将一伤者推入车底碾死,另外两村民伤势严重,性质极其恶劣!

吉安县白泥矿、安福籍商人杨喜光、杨光辉夫妇通过招牌挂拍买该矿,没有想到皮利伟指名道姓不卖给皮家,该矿就别想开采了,接下来他便指使手下多名刑满释放的前科人员,多次殴打投资人杨光辉和破坏采矿设备等。

通过各种手段,花很少代价购买国有资产致使国有资产流失,来填满皮氏家族的钱袋子,比如吉安县糖厂,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他通过各种手段运作获得该块土地,本来是工业用地性质,几年以后他私自改变土地用途性质,还抹黑、诬陷吉安县人民政府,说是吉安县人民政府不诚信。

2017年,皮利伟时为江西太平财险党委书记总经理,他不顾自己还是厅级干部形象,公然用香港大公报媒体长篇大论报道皮氏家族买了这块土地多少年,以政府不给开发为由,来丑化抹黑、诬陷吉安县人民政府,用这种流氓手段施压政府;同时他的儿子皮磊从国外留学回来,还自导自演地叫电视台采访,也用同样的声音诬陷政府,皮利伟为啥选这个时期?大家都知道这个时期是香港港独犯罪分子占中事件闹得非常厉害的时间段,皮利伟等家族成员竟然想出这种阴招来残害抹黑政府,反逼迫政府。

强占安福籍一商人李平的安福火腿厂,李平借了皮利伟一百多万,当时李平已经归还了本息400多万,最后皮利伟硬是通过各种手段把火腿厂硬生生的转到自己名下,在此阶段为了让李平就犯,皮利伟硬是使用各种手段殴打李平,迫使李平把火腿厂给他,在这时期李平自杀过,最后胳膊扭不过大腿,李平外逃,现在的李平在这几年的大逃亡中落下了一身毛病,已经是轮椅上的一个病人了,几乎家庭破裂、妻离子散,这活生生的例子证明皮利伟有多恶毒!

强占安福籍一商人谢干才勃客酒厂,谢干才总共借了皮利伟1474万元,不到一年归还了1250万,当时该酒厂硬件设备厂房等投了3000多万元,加上基酒450多吨及9万多瓶成品酒,合计价值8000多万元,皮利伟也是用同样的手段把这个酒厂活生生的抢到自己的名下,美其名曰:酒厂转让抵债。最后不但把勃客酒厂成品酒卖了600多万元,还把《专利》、《健字》号《生产许可证》全部过到他吉安开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名下,反过来又起诉谢干才及另外一个房地产公司,通过法院执行了该房地产公司2200多万元,此事溯源到2014年年底前一次皮利伟带人来找谢干才要钱时,从谢干才手提包里翻出万新公司公章后并强行盖了该房地产公司公章做担保,这样谢干才只借1474万本金,自己归还1250万,房地产公司被执行走2200万,加上霸占酒厂8000多万元,至此一仟多万元的借款,皮利伟强行侵占了近十倍的财产即1.1个亿以上。

最气人的是谢干才按皮利伟的指令在开元火腿厂种了1600多株胸径都在9公分以上红豆杉,400多株胸径在15公分以上的桂花树,合计210万元,皮利伟用这些树在安福农商行骗取贷款1600万元,就这件事谢干才向“6,05”专案组反应此事后,吉安公安后来向谢干才反馈案情时皮利伟对专案组说:这是谢干才送给我的,因为他借了我的钱不好意思就送了这些树给我。就农民工的劳务工资皮利伟都不付,最后农民工起诉谢干才,又由谢干才付了种树农民工的劳务工资。皮利伟就是这么一个厅级干部,就是一个这么这么不讲诚信、心狠手辣的人。

通过运作层层加码骗取韩国商人开铂银科(成都)创业投资企业2200多万美元,详见(2016)粤03民初652号判决书,皮利伟神通广大竟将(2021)粤03执6434号执行裁定查封的房产不用通过法院解封,就能将该房产销售了。最后把骗取的这笔钱,转身又存到美国摩根银行。

转眼间,对皮氏涉黑家族行为的审判提上了日程。2022年6月下旬,笔者浏览网页突然发现一大批关于审判进程的微博、抖音在网络上泛滥,毫无底线地泄露审判机密、美化涉黑组织首犯皮利伟、为其鸣冤喊屈。诸如2022年6月27日的《吉安皮利伟案‖检方无管辖权抢管辖,律师激烈攻回避》、2022年6月28日的《吉安皮利伟案‖泰和县法院的“职业陪审员”》、2022年6月29日的《人民陪审员不能成为“钉子户”——以吉安皮利伟案为例》、《吉安皮利伟案‖“不能让已经违法的人对涉嫌违法的人进行审判”》、2022年6月30日的《吉安皮利伟案‖“把事实说出来比我的生命重要”》、《关于皮利伟等人涉黑案事实认定错误的紧急反映信》、2022年7月6日《吉安皮利伟案‖被冤打含冤两年,皮利伟洒泪陈词法庭上》、2022年7月7日《吉安皮利伟案‖向江西省XXXXXX的紧急求助信》等等,将审判员、公诉人搞了个人肉搜索,将审判细节歪曲评论,“公然违宪的检察院‖被“黑社会”震慑的法院”,图文并茂,语出惊人。有专业人士指出,皮利伟指挥的这些做法是公然挑战法律,歪曲事实,我们一定要相信公检法系统的公正,我们相信政府扫黑除恶的决心。公安查封涉黑资产约26亿,这毕竟不是一个小数字,皮氏怎么积累的?人心不足蛇吞象,最后是皮利伟自己把自己家族害了。 (才干)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韩国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

今日要闻

湖南张家界:人间仙境  世界奇观  湖南张家界:人间仙境 世界奇观

热点新闻

热点舆情



版权所有:韩国新华网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