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高管落马两年后再成被告 另涉多起民间经济纠纷


来源: 韩国新华网   时间:2022-05-24 08:40:11





在2020年6月因“涉黑”被江西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原太平财险江西分公司总经理皮利伟,于日前现身,这次是作为一起民间经济纠纷的被告出现在法庭上。

一份落款时间为2022年4月28日的判决书显示,皮利伟与其妻子一起作为被告,在2022年4月20日到庭参加了诉讼,最终皮利伟一方败诉。

从判决书还可以了解到,这起诉讼起于2020年11月4日已在江西省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因被告皮冬根、皮利伟、邹梅英均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羁押,本院于2021年8月11日中止审理。”

据了解,在出庭之后,皮利伟仍要回到看守所,对他的涉罪调查还在进行之中,省市两级公安部门此前曾两次向社会征集线索,他涉黑程度有多深,给当地社会造成多大危害,还有待揭露。

一、金融业落马者中涉黑第一人?

与金融领域以往其他落马的高管不同的是,皮利伟触及到“扫黑除恶”的红线。

太平财险于2020年7月4日发布声明,称皮利伟的行为是个人行为,“太平财险在巡视巡察、稽核审计中发现皮利伟存在严重违规违纪行为,2019年已经将其撤职并调离江西分公司,太平财险纪委迅速对其进行立案审查。”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4月至2019年11月,皮利伟担任太平财险江西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

此前有媒体曾报道,在2020年,江西省公安厅针对皮利伟涉黑一案成立了“605专案组”,自当年6月23日开始,专案组在吉安等地对该团伙涉案人员实施抓捕,抓获多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皮利伟及其妻子邹梅英和儿子皮磊、皮利伟的几个兄弟在也一同被捕,从到案人员关系来看,属于家族团伙作案。媒体从江西公安处获知,皮利伟绰号“皮老二”,涉嫌在这一团伙中充当组织者、领导者以及参与者角色。

从已经见诸媒体的报道来看,皮利伟涉黑的行为最早发生在2005年,距他被捕整整15年。

吉安纪委监委网站于2021年5月15日转发《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文章,内容显示,经查,皮利伟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国有资金,涉嫌贪污犯罪且数额特别巨大,“除了涉嫌严重违纪和职务违法犯罪,还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态度较为恶劣。”

据一位接近江西当地公安部门的人士透露,公安机关冻结皮利伟团伙的账户金额高达26亿元。

在“605专案组”向社会征集皮利伟涉黑团伙犯罪线索之后,这一团伙的做案手法开始为公众所知,其中最典型的手段是用放高利贷形式诱骗受害者借款,然后设置种种障碍使其无法正常还款,然后使用暴力进行催收,或者虚假诉讼使受害者败诉,以达到用债权换受害者名下优质企业的股权,或者受害者名下房产、汽车等优质资产的目的。

上述皮利伟作为被告出庭的案件,就是与一起虚假诉讼关联。根据上述判决书显示,案件中原告同时是反诉被告,而被告之一皮冬根同时是反诉原告。皮冬根是皮利伟的亲弟弟,在此次专案组行动中一同被捕。

二、“套路贷”模式谋人资产

尽管在4月20日那场诉讼中胜诉了,不过原告谢干才可能开心不起来。比起他的财产损失以及精神上受到的折磨,判决结果几乎微不足道。

根据媒体报道,谢干才于2013年2月,分两次向皮利伟、皮冬根两兄弟借款1474万元(其中1000万元通过名下公司向谢名下公司转款),在2014年10月之前,谢干才还款1150万元(通过谢个人向皮利伟指定的个人账户转款)。

谢干才原以为这样还款,所剩欠款不多,后来令他想不到的是,皮利伟一方向法院起诉了他以及他名下公司,称其向皮氏家族借款1180万元未还(其中180万元是利息)。一审法院判谢干才败诉,直到上诉二审,法院支持了谢干才向皮利伟指定个人账户转款1150万元属于还款。

与诉讼对应的是暴力恐吓,2014年11月,谢干才被人强行带至吉安市的开元洲际大酒店,据他陈述,皮利伟当其面拍桌子,以家人老小安全来强迫谢干才写下新欠条。到2015年,用同样的手段,皮利伟强迫谢干才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谢干才名下价值8000多万元的酒厂收入囊中。

2017年,谢干才起诉,要求解除这份转让协议,中间几经波折,直到今年4月20日才获审理并得到判决。

与谢干才遭遇相似,还有原安福县平安鲜活农产品专业合作社法人李平。

2005年9月,李平通过朋友认识了皮利伟,向后者借款150万元。截至2005年11月下旬,李平陆续归还皮利伟120多万元,本息还剩40余万元未及时还款。

据李平介绍,当年11月底,皮利伟逼着李平写了400万元的欠条,并扣缴李平的手机,用该手机发短信给皮利伟的手机,内容是“李平欠款400万元,利息8分”。

此后,2005年到2018年,李平累计向皮利伟转款460万元。

不仅要还远超出本金的款项,李平还不断遭到殴打和折磨,据李平说,2009年12月,皮利伟带人把他从安福县押到江西开元洲际酒店旁边的项目部,在项目部被一伙人殴打,强行收缴李平名下的合作社公章、土地证等,强按李平在其拟定的转让书上按手印,而且再写了张800万的借条。

2010年,皮利伟与李平签署转让协议,将李平位于江西安福县的火腿厂土地证过户至自己名下。2012年9月份,皮利伟又将李平带到开元洲际酒店,对李平进行拳打脚踢,逼迫李平还钱,否则要李平和李平家人的性命。被逼无奈,李平选择在皮利伟办公室门口割腕自杀,后被送往吉安市中心人民医院抢救过来。治疗结束后,李平就逃往了外地,没敢再回吉安。

三、暴力恐吓+虚假诉讼获利屡试不爽

相比谢干才这份不是很满意的结果,吉安市安福县另一位企业家杨光辉还在皮利伟团伙的阴影中抗争。

据安福县天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简称“天安公司”)法人代表杨光辉说,2010年10月,天安公司通过竞拍,以9010万元取得吉安县凤凰镇田垅软质黏土矿采矿权。“当时是我老公杨喜光和另外三个股东挂靠天安公司来竞标,我一开始是不想采矿的。”杨光辉说。

2011年10月,天安公司获得吉安市国土资源局颁发的黏土矿采矿许可证,不过杨喜光他们并未能顺利开工。“我们去采矿,当地村民堵路不让我们开采,后来才知道是有人出线,给了每个村民200元,鼓动他们去的。”杨光辉说。

据杨光辉介绍,在2013年,皮利伟告诉她,想出800万元收购有采矿权的所有股东的股份,并扬言,如果不这样做,天安公司永远都采不到矿。

杨光辉没有同意,黏土矿也如皮利伟所说,迟迟未能进行开采,因为总是有人出来阻挠。天安公司的施工人员强行进矿区,结果遭到这些人的追打,据杨光辉说,那些人就是皮利伟的兄弟皮冬根的人。

因为顺利开采无望,2014年7月12日和7月15日,天安公司两次向吉安市国土局致函,希望其能收回采矿权并退回采矿权价款3010万元,吉安市国土资源局都没同意。

几个股东只能继续做下去,期间其中一个持股10%的股东黄某曾鼓动杨光辉他们把股份卖给皮利伟,杨光辉还是没有同意,黄某决定私自开采,并由此与杨光辉和天安公司出现矛盾。

据杨光辉估计,从2014年7月到2017年8月,股东黄某和唐某某带人私采黏土矿,金额在1800万元左右,“这些收入全部进了他们个人私账,后来在判决书里他们只承认有1300多万元”。

2017年4月26日,天安公司向杨喜光、牛某、唐某某、黄某发出《关于中止履行〈采矿权持有方式协议书〉并要求提供履约担保的通知》,通知四合伙人天安公司中止代持案涉《采矿许可证》,中止四合伙人包括但不限于享有、行使该《采矿许可证》项下的任何权利。

2019年1月7日,股东黄某等向吉安县人民法院起诉天安公司,称天安公司对原告的采矿权侵权,要求天安公司退出对该矿的占有和管理,以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777余万元。

天安公司一审败诉。在打官司期间,杨光辉说自己还经常被黄某唆使人殴打。

曾经有好心人提醒她,她的遭遇可能是皮利伟的涉黑团伙所为,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皮利伟之前对她的恐吓,二是黄某和唐某某的股份都被皮利伟团伙收购了。在一份判决书中,黄某和唐某某承认他们的股份已经卖给了肖小华等人,而肖小华在此前“605专案组”行动中被抓。

杨光辉也有所怀疑,因为在竞标之前,她根本就不认识黄某,只是在开元洲际酒店参加采矿竞标的时候,在电梯里“偶遇”,而开元洲际酒店就是皮利伟团伙的一个活动“基地”。黄某在得知他们中标后,表示自己也有兴趣,想投资入股,由此杨光辉的厄运开始。

现在杨光辉还没有从几个官司中脱身,还在不断上诉,面对记者她声泪俱下,“我是一个农村妇女,字不认识几个,本分做生意,没想到投资开矿,搞到官司缠身,挨打了报警也没人管。”

据了解,皮利伟团伙在吉安市各县内大肆无证开采白泥矿,还曾经闹出人命,被当地媒体报道。

杨光辉、谢干才、李平等一众企业家都认为,皮利伟涉黑团伙之所以横行当地多年,与皮利伟本身在当地的地位和影响不无关系,此次落马受审,体现了政府扫黑除恶的意志和决心。

在2022年4月20日皮利伟作为被告的审判中,皮利伟亲自出庭为自己辩护,没有请律师。据杨光辉透露,在吉安很多人都知道,一位经常为皮利伟服务的律师在2020年底自杀,坊间传闻是跟皮利伟的被捕有关,皮利伟案后续进展如何,本网将持续关注。

1.png

责任编辑:张新花

审核:徐敏杰

来源:大江网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韩国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

今日要闻

湖南张家界:人间仙境  世界奇观  湖南张家界:人间仙境 世界奇观

热点新闻

热点舆情



版权所有:韩国新华网备案号: